新疆师范大学学风建设优秀科学家-艾尔肯•斯地克
发布时间:2014-05-06     浏览次数:

艾尔肯·斯地克,男,维吾尔族,1964年生于新疆阿克陶县。198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1985年9月至1996年3月任教于喀什师范学院物理系。1996年至2003年在日本留学和工作八年,先后获得了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从2003年9月至今一直在新疆师范大学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先后在物理系任教、科研处担任副处长职务。自治区《理论物理重点学科》负责人,中央与地方共建特色优势学科——光学实验室主任,自治区教育厅普通高等学校重点实验室——新疆矿物发光材料及其微结构实验室主任,物理学一级学科研究方向学科带头人,新疆师范大学自然科学学报(维文版)主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学技术协会第七届委员,曾任沙依巴克区第十五届人大常委委员,现任新疆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图书馆馆长。2012年获批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员。

艾尔肯·斯地克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为发光矿物和合成发光矿物材料的光致发光特性研究,在发光矿物研究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绩。首次揭示了14种矿物的成分和结构、微量元素种类和价态、发光起因、发光中心种类、能量传递的方式、发光机理等重要的物理和化学性质。对8种天然矿物通过掺杂激活剂、热处理、辐照处理等手段提高发光矿物的发光效率。其中,新研究手段加工的4种天然矿物具备了应用前景。根据天然矿物的发光特性合成相应13种发光材料,为开发和研制新型发光材料提供了一定的理论依据和技术指导。这期间主持自然科学基金课题6项,其中国家级科研项目3项;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其中20余篇被SCI收录;4篇学术论文分别获得自治区人民政府自然科学优秀论文奖;

因教学科研业绩突出,连续被聘任为我校的科研特聘岗,并于2011年聘任为我校科研特聘岗一档,成为新疆师范大学历史上唯一进入科研特聘岗一档的教师,2012年入围自治区天山英才工程培养人选。

艾尔肯·斯地克教授取得这些成绩的动力源于他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和热爱,源于他的勤奋和努力。在工作中,他认真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切实履行教书育人的职责,团结同志,关心学生,工作勤奋,乐于奋献,严于律己,在教育学生时,始终把关心、爱护学生作为自己行为的最高准则。对学生严慈相济,做学生的良师益友,关心爱护学生,尊重学生人格,平等公正的对待每位学生,维护学生权益。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兴趣,锻炼意志品质和培养严谨学风所产生的重要影响。真正起到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表率作用,成为学风建设和师德建设的标兵。

一、初涉科研征途

1996年,按照自治区教育厅的要求,喀什师范学院派艾尔肯·斯地克教授以研究员的身份去日本冈山医科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当时的外语基础仅是中学阶段接触到的日语,仅为初级阶段;对科学研究也没有什么清晰的概念,仅具备基本的基础知识,没有明确的研究方向,事实上他当时甚至不明白什么是“研究方向”。记得当时他的日本导师问他研究方向是什么?”,他回答道,“物理。”这就是他与科学研究的最初渊源。凭着朦胧的科研意识,他认为当时较热的超导问题比较有意义。于是,在导师的指导下,他把“高温超导体”作为我的研究领域。日本导师的指导原则与国内现在的指导方式不同,除了提要求,什么都是学生自己做。自己查资料、自己设计实验,包括实验室设备的组装、实验方法的选定、实验结果的分析、实验目标的确定等。开始的工作是十分辛苦的,由于该学科的实验设备在不同条件下,所用的实验材料,实验设备都不相同,因此每一步都需要自己去组装、调试。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他就像是一个工厂的工人,每天设计实验,组装、调试设备,记录实验结果。终于,在辛勤地工作了13个月之后,他在高温超导体的垂直方向电阻的研究方面得到了预期的结果。接着就要在相关的答辩会上汇报我的研究成果了。他的报告刚做了5分钟,一位澳大利亚籍老师的一盆凉水就把他浇了个透心凉。原来,关于这项研究的论文早在一年前就被发表了出来。会后,他又重新查找了相关文献,发现的确如此。在他刚开始此项研究不久,这项研究的结果就被发表在权威核心期刊上,而他却还在实验室里埋头做着实验,对此浑然不觉。从96年4月到97年7月的13个月,天天如一日,不分白天、不分黑夜地呆在实验室里工作,时常忘记回家,忘记吃饭。但付出的这一切的努力都在5分钟的交流中变得毫无价值。他和他的导师都十分难过,老师开导他说:“在科学的道路上不可避免失败,对科学研究来说,有时失败也是成功。”

这件事情的教训对于初涉科研征途的艾尔肯·斯地克教授是惨痛的。经过反复思考,他深刻地认识到,在做科学研究时,首先要把握相关问题的最新发展动态,同时要边思考、边设计课题,边做实验,边了解,分析与前人研究的不同之处,并及时调整研究思路。当然,那十三个月的工作也并没有白费,它们是他开始从事科学研究的起点,经历了这件事情以后,他的动手能力,思考问题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提升,为我后来进行的其他科学研究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不厌其烦,严谨治学

科学研究的道路是曲折的,研究工作是艰辛的,还需要科学严谨的治学态度。利用假期回国的机会,艾尔肯·斯地克教授购买了一块英石。在返回日本后,他用它和具有同样晶体结构的日本本地英石做实验,进行结果比对。实验结果显示:两块英石的发光颜色不同,一个发蓝光,一个发黄光。由此,便得出结论,虽然晶体结构相同,但是微量元素的不同也会导致发光颜色不同。实验结果出来之后,他又大量地查阅文献,重点关注相同研究领域中前人的相关结论。在找出自己的研究与前人研究的不同之处后,为了得到可靠的实验数据,再反反复复地做实验,几十次的实验结果有99%一致,只有1%不一致,也仍然对结论持怀疑态度。在相同条件下反复做,再通过降低温度、调高温度等不同条件下反复做,终于,每次得到的结果100%一致后,才认为得到了可靠的结论。自然,这一结果也成为了他第一篇学术论文的研究内容。

三、毅然回国,奉献拳拳之心

2003年艾尔肯·斯地克教授顺利地完成了我的博士研究生学业,获得了博士学位,是当年学校唯一的优秀毕业生。这时,日本冈山大学希望他能留在他们的实验室工作,并提供了优厚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作为一名党员,为了报答党和祖国对他的培养,艾教授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于当年9月满怀激情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并且扎根于家乡新疆,希望能用自己的所学为边疆的建设和发展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回到新疆工作,心情是愉悦的,生活是舒适的。而教学与科研工作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他的汉语基础是零。从“零”做起,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不是一般的难。用他的话说:“但再难,也好过我初到日本时的境况。经过八年日本留学与科研的历练,我的科研基础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更何况,这里有我善良的长辈,有我友好的同龄人,也有领导的孜孜关怀。”就这样,教授怀着满腔的热情,边学习汉语,边全身心投入到教学和科学研究中,每周40小时的工作对于他来说远远不够,学习汉语和从事科研几乎成为他当时生活的全部内容,尤其是科研几乎是他业余的唯一爱好。在办公室里备课、学习汉语、写论文,常常是妻子打来电话,他才意识到早该下班回家吃饭了。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他终于可以独立地完成用汉语给学生们授课了。

科学研究重在积累和兴趣,没有多年连续性的相关工作和兴趣是很难取得突破性成果的。多年的科研积累,加上新疆的资源优势和学校的支持,基于对科学研究的极大兴趣和不断探索的动力,他已经在《Physics and Chemistry of Minerals》、《Journal of Luminescence》、《Journal of Mineralogical and Petrological Sciences》等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了许多有价值的学术论文。他特别能给大家励志的启示是,“由于汉语水平有限,在写作文章,申请课题等方面,我要花费高出别人几倍乃至几十倍的时间和精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仍然获得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立项。”

四、不断探索,永不自满

在做了这些年的科学研究后,他越发地感觉自身的不足,越发的不满足自己所做的工作。他说:“第一,对于科学研究这个大学堂来说,我还是一个小学生,既少成绩,也还缺乏经验;第二,即使有一些经验,也是极片面的;因为我所熟悉的仅仅是科学中的一部分——发光中的极小部分,其中的经验对于其他部分能否应用,是大可怀疑的;第三,我仍是一个年青的科学工作者,成绩虽有一些,但就整个的一生来说,还仅仅是开始,新经验还在不断地被发现,旧办法也不断地被修正和否定。跟踪最新发展前沿,不断提高水平,勤奋工作,永不自满是我多年做学问一直坚守的基本原则。”

五、教书育人,为人师表

从教以来,艾教授忠诚党的教育事业,能坚守高尚情操,廉洁从教,无私奉献,为人师表,注重“言传身教”,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先做到,而且力求做得更好。不断加强自身修养,以高尚的师德、优良的教风和敬业精神要求自己,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和高度的责任心,投入到高素质的人才培养工作中。注重将教书与育人有机结合,做学生的良师益友,培养学生正确的人生观和社会责任感。课下经常与学生交流谈心,及时了解他们对教学的各种看法和对社会的认识,帮助他们正确面对和处理各种问题。平时注重不断在业务上提高自己的水平,及时把握最新学术动向,有目的的搜集相关资料归纳总结,并及时传授给学生。